Tails 可以免費自由散佈,因為我們強烈堅信自由軟體從設計上就更為安全。也因為我們認為 沒有人須為了安全使用電腦而付出代價。不幸的是, Tails 的開發與基礎設備維護 都需要成本,必須有錢才能讓它繼續存活。

我們單靠個別與支持組織的捐款來支援維護 Tails 的更新,也為了讓它能夠更好。因此我們需要你的需助!

如果你覺得 Tails 有用,請考慮捐款 或是為這個專案 貢獻出一些時間或技能 。在歐洲與美國,捐款給 Tails 給可扺稅。

2014 年10月, 約有11 500 人 每天 使用 Tails.。Tor 與 Tails 的使用者樣貌非常多元。其多樣性提高了這些工具提供的匿名性,更難以針對目標去辨別出特定的使用者類型。從與在第一線不同組織的接觸,我們了解 Tails 被用來:

  • 新聞記者需要保護自己以及其消息來源。

    •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is an organization that promotes and defends freedom of information, freedom of the press, and has consultant status at the United Nations. RWB advertises the use of Tails for journalists to fight censorship and protect their sources. RWB uses Tails in their training sessions world-wide.

    • According to Laura Poitras, Glenn Greenwald, and Barton Gellman, Tails has been an essential tool to work on the Snowden documents and report on the NSA spying. In a recent article for The Intercept, Micah Lee gives many details on how Tails helped them starting to work together.

    • Fahad Desmukh,一位巴基斯場的自由新聞記者也同時為 Bytes for All工作。他總是帶著 Tails USB 隨身碟: " 我可在需要時使用它,尤其是方便帶著它出門旅行。巴基斯坦對記者而言,可不是一個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感謝 Tails 團隊做了一個這麼棒的工具。"

    • Jean-Marc Manach,是一名法國記者其專長於網路隱私,他曾說 " 戰地記者必須要買頭盔、防彈背心和租用裝甲車。利用網際網路進行調查報導的記者就幸運多了,要像戰地記者一樣維持安全,只需要下戴 Tails, 燒錄成 CD, 安裝在 SD 卡card,並學習了解它的基本資訊以及如何安全地通訊。而這一初都是免費!"

  • 在壓制環境下的人權工作者

    • Tails 被用來與 Martus一起工作,它是一個用於回報人權侵害的資訊系統 ,可讓西藏流亡社區 自我保護免於受到惡意軟體的目標攻擊。
  • 面對獨裁政權的民主捍衛者。

  • 面臨緊急狀況的公民

    在過去幾年間,我們注意到 Tor 與 Tails 的使用人數 會有系統化的高峰,尤其當該國面臨緊急狀況時。 即便 Tails 只代表了全球 Tor 使用量的一小部份,它 透過 Tor 專案的推廣為最安全的平台來防護 強勁對手的攻擊。

    • Starting a revolution with technology報導中, Slim Amamou, 突尼西亞的部落客與State for Sport and Youth 的前任祕書解釋:在2011年的突尼斯革命期間, Tor "對於取得與分享資訊至為關鍵" ,因為社交平台分享抗議訊息的粉絲頁 "已遭到系統性地封鎖,若沒有抗對規避審查的工具就無法接取這些訊息。".

    • 在2011 年1月份的埃及革命期間,當地 Tor 使用人數 新增了至少4倍。到了1月27日,埃及政府決定要中斷國內的網際網路連線接取。

    • 在20014年3月19日到31日,土耳其國內的 Tor 使用人數 多出了 3 倍,因為國內網路審查的狀況持續惡化。 2014年3月20日,Twitter 在土國境內遭到封鎖,3月27 日YouTube 也被切斷。

  • 逃離施暴者的家暴倖存者

如果你知道其它 Tails 使用者的好故事,請不吝 與我們分享!